如今,教培机构如多米诺骨牌效应般,轰然倒下。

  欲了解事情的原委,还要从一份文件说起。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政策),明确提出全面规范校外培训行为,要求“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这意味着国内的教培机构迎来了“至暗时刻”。

  纵观市场表现来看,不难发现几大头部教培机构已被逼入“死胡同”——高途从今年的最高点149.05跌到2.50,跌幅98.32%;好未来从今年最高点的90.96跌到4.40,跌幅95.16%;而新东方则从今年最高点的19.97跌到1.94,跌幅90.28%。

  此前,也就是今年的一季度,高瓴资本“清仓”了好未来和一起教育;老虎环境基金“清仓”高途(跟谁学)。而早在去年三季度,高瓴资本就已陆续减持好未来。

  另从2021年该行业的投融资表现来看,资本持减似乎成为趋势所在。据艾媒数据中心(data.iimedia.cn)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资本投资热情总体不高,仅有3月和7月融资金额超百亿元人民币。截至8月6日,教育行业投融资数量共为234起,金额为639.22亿元人民币。而在教育行业最为疯狂的2020年,其全年融资总额将近1500亿元,仅12月份就拿到446亿元融资的好成绩。

  小机构关停、腰部机构垂死挣扎、大机构加速裁员,成了国内教培机构的真实写照。

  有观点指出,伴随监管政策的逐渐清晰,教培机构不得不谋求自救——或转型、或剥离、或彻底退出市场。

  按照教育部办公厅明确的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范围,其中在开展校外培训时,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英语、日语、俄语)、物理、化学、生物按照学科类进行管理。而体育(或体育与健康)、艺术(或音乐、美术)学科,以及综合实践活动(含信息技术教育、劳动与技术教育)等按照非学科类进行管理。

  成人职业教育以及K12教育中细分的音乐、美术、体育等非学科的素质教育,成为教育集团转型的大方向。

  诚然,放眼望去,各大教培机构也确实是这样做的。7月28日,猿辅导宣布转型素质教育,并推出科学启蒙教育新品牌“南瓜科学”。

  当日,新东方南京学校官方公众号宣布上线素质课程,包括儿童美术课程“泡泡美术”和口才表达课“博文妙语”。

  7月30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出了内部信,第一句话就是:“非常非常抱歉,我们不得不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信中,陈向东不断重复着“抱歉”,他说:“我们必须活下去,高途必须活下去。”

  与此同时,好未来也传出了人员调整的消息。据媒体报道,高管在内部直播中提到,公司或将关掉没有需求的部分业务,相应业务的员工优先内部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也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值得注意的是,就连背靠字节跳动的大力教育也坐不住了。8月5日,网传字节跳动将全部裁撤相关教育板块。至此,“大力出奇迹”被打上问号。

  另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大力教育正在进行新一轮调整:向3-8岁孩子提供AI动画课程的瓜瓜龙开始裁撤辅导老师,计划8月底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向3-12岁提供思维动画课程的你拍一 、以及面向4-12岁孩子的外教英语一对一业务GOGOKID也已经下架了应用,接下来将停止运营。此外,面向中小学双师直播大班课清北网校暂时下线了所有初中阶段系统课程,也停止了所有外部渠道的体验课广告投放。

  曾几何时,在各路资本加持和推动下,线下线上教育培训类公司狂飙突进。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增速在2019年逐步递减,用户红利逐渐消退。但2020年,“黑天鹅”事件发酵促使在线教育迎来新的转机,在“停课不停学”的政策扶持下,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速回暖,市场规模达4858亿元,增速上升至20.2%。

  乘着疫情东风,众多K12教育机构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以网易有道为例,2020年5月20日,网易有道公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网易有道2020年第一季度净收入达5.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9.8%;其中,贡献超八成的学习服务和产品净收入达4.4亿元,同比增长226.4%。旗下有道精品课2020年Q1实现销售额达4.5亿元,同比增长311.9%,其中,正价课付费人次达27.6万人。

  看到如此利好,不少玩家一窝蜂地涌进了教培行业,赛道火热程度空前。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400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教育、培训”,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教育培训相关企业,其中约有44%的教培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万以内。

  而近十年来,国内教培行业整体发展态势良好。数据显示,2020年教培相关企业(全部企业状态)新增超66万家。截至7月31日,2021年教培相关企业已新增约80万家,其中,今年7月份新增近17万家,是目前新增数量最多的月份。

  不过,在线教育市场火爆的同时,虚假宣传、恶性竞争、乱收费、师资力量参差不齐等乱象也被许多消费者所诟病。不仅干扰了学校正常的教学和招生入学秩序,更加重了学生的课外负担和家庭的经济负担。

  而近年来,国家对教育培训行业的监管力度明显加强。早在今年年初,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在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并表示这件事情“非办不可,必须主动作为”。

  4月2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称,学而思、跟谁学、新东方在线、高思四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因价格违法行为分别给予警告和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5月5日,重庆市教委、重庆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发文,对18家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存在的课程设置、教师资质、招生收费、广告宣传等问题进行了通报,其中,重庆新东方培训学校北碚校区未公示学科备案信息;未按要求公示班牌;公示栏培训教师信息与教师花名册不一致。

  5月10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依法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

  5月19日,广州市市场监管局通报,新东等12家校外培训机构涉嫌存在虚假违法广告等问题。新东方(广州市新东方培训学校小北喜聚分教点)等在其网页和店铺宣传单上,或含有宣传学生考试情况、高分学生照片等利用受益人名义形象做推荐,或利用未成年人名义和形象,对教育培训效果作明示或暗示的保险性承诺,或虚构辅导教师教学经历等,或在宣传单张折页上有标示限时优惠价、表述不清晰不准确的内容。

  6月1日,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局长袁喜禄介绍,总局组织地方市场监管部门迅速组建专案组,在5月初对作业帮、猿辅导两家机构开展检查的基础上,对新东方、学而思、掌门1对1、华尔街英语等13家校外培训机构进行重点检查。经查,这15家校外培训机构均存在虚假宣传违法行为,13家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欺诈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对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

  足见,教培行业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强监管时代。为了“活下去”,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猿辅导等多家在线教育平台开启大规模裁员,甚至有的部门全员被裁,一个不留,惨声一片……70万教培机构、1000多万从业人员将面临倒闭和失业的风险。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尽管短期可能会有一些限制,比如在一段时间内,必将有大量资质不规范的机构受到调查处理,但这对投资者来说无疑也是一次难得的洗牌机会。对教育培训行业而言,监管不严可能形成一个门槛低、管理松懈、违法成本低、短期收益高的环境。不仅消费者权益得不到保障,经营者自己也最终将反噬己身。只有监管严格了,才能造就一个公正公平的竞争市场,实现消费者权益和经营者利益的双赢局面。

  虽然阵痛在所难免,但教培机构也不必过分悲观。张毅进一步补充道“此次教育部重磅出击下可能会给教育行业带来大规模资本的退潮和行业入行门槛的提高,但此次整顿有利于行业健康、良性的发展,且从长远看,教育依然是国民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只要相关企业在法律框架下运行,教育行业仍然是一个值得进入的行业。”

点赞(0)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